-德国裁判布吕希出牌「罚下C罗强势霸占头条的德国裁判布吕希何许人也」

德国裁判布吕希出牌「罚下C罗强势霸占头条的德国裁判布吕希何许人也」

首轮欧冠之后谁也没想到一个裁判抢了所有球员的头条,是的,他就是德国人费利克斯-布吕希。

这位“严谨”的德国人于出生在慕尼黑,1999年成为德国足协裁判。2001年执法德乙开始了裁判职业声生涯的首秀,2004年来到德甲裁判组,同年8月28日在柏林赫塔对阵美因茨的比赛中完成他的“德甲首秀”。此前他已经作为外籍裁判在亚洲的K联赛和沙特联赛中吹罚过比赛。

2007年,布吕希开始正式进入FIFA国际裁判名录。2008年他首度执法欧战,这一年的下半年他又首次执法了欧冠比赛,还是这一年,他首次执法了欧洲杯预选赛。很快三十刚出头的布吕希就成为欧足联的精英裁判组成员。这位以“严格”著称的德国裁判在2013、2015和2016都获得了德国足协评选的德国最佳裁判殊荣。如果按照他的裁判履历,说他是德国第一哨现在一点也不为过。

然而这位德国“第一哨”似乎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光鲜,我们今天就好好扒一扒这位德国裁判的“奇闻轶事”。

一个爱出牌的裁判

2012年伦敦奥运会布吕希先执法了塞内加尔对乌拉圭的比赛,共出示了6张黄牌和1张红牌。而在随后执法巴西对阵洪都拉斯的四分之一决赛中,他则共出示了8张黄牌和1张两黄一红牌。当然这并不稀奇,在他早2007-2008赛季执法的一场德国杯比赛中,他就曾出示四张红牌和七张黄牌。而在2010-2011赛季科隆对阵凯泽斯劳滕比赛中,开场后仅87秒,布吕希创就造了德甲历史上的最快红牌纪录,至今还保持着。

在2011年曼联2-0取胜加拉茨钢铁的欧冠小组赛中,他将维迪奇罚出场外,在赛后被弗格森评论为“这个裁判有点过于严厉”。

爱发牌也并非坏事,场上的裁判确实性格迥异,判罚尺度有的更宽松有的更严厉。不过这发牌次数过于多,至少说明这位主裁处理问题的方式有点“简单粗暴”,并没有对球员有良好的沟通,只要不符合自己内心的预判,就要对球员进行发牌行动,实际上这样并不利于双方球员尽量避免情绪化比赛。

争议不断的“金哨主裁”

布吕希的首个大型赛事决赛主哨经历是在2014年5月15日于都灵举行的欧联杯决赛,其中塞维利亚通过点球大战以4比2战胜本菲卡。而这场比赛也是这位争议不断的“金哨主裁”职业生涯的缩影——当时时任塞维利亚门将的贝托在点球大战中,本菲卡主罚球员尚未起脚的情况下提前向前移动违例,却逃过了布吕希的法眼,塞维利亚最终挡住了本菲卡球员的两粒点球,帮助球队再夺得欧联杯冠军。

(塞维利亚如此明显的提前起步,布吕希丝毫没有反应)

如果说在绿茵场上点球大战中门将提前移动,很多主裁都有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判罚,那么在2013-14赛季,布吕希执法的德甲比赛勒沃库森对霍芬海姆时,发生的“幽灵”进球,就真的反应出布吕希并非绿茵场上“正义的化身”。比赛的第70分钟,时任勒沃库森前锋基斯林头球攻门,皮球擦着左侧立柱从边网的破洞中飞进球门。当值主裁布吕希和助理裁判进行沟通后认定进球有效。

(德甲幽灵球制造者布吕希,当时进球的一瞬间)

由于当时没有VAR,一切又发生的太快,霍芬海姆在场的球员也没有未立即提出抗议,而在球门后热身的替补球员看到明显的球门左侧球网边的大洞,想向裁判提出申述,但无效。那一战战勒沃库森以2比1获胜,但霍芬海姆赛后立即上诉要求重赛。布吕希在听证会中表示自己曾怀疑这个进球,但在当时与助理裁判商量的情况下还是判定进球有效,于是德国足协体育法庭随后驳回霍芬海姆的上诉。于是“德甲幽灵进球的制造者”就成了布吕希的另一个外号。

当然足球场上这种意外也不是没有发生,电光火石之间裁判做出误判确实可以理解,我们不清楚那场“幽灵球”的听证会上,这位“德甲金哨”说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从最终判罚来看,德国足协还是相信了布吕希的判断。也许这只是一场联赛,也大可不必较真,但是如果这种争议与错误带到重要场次的比赛甚至决赛中,那就真的是灾难了。

IFFHS年度最佳裁判员?

这位德国裁判,被大家记住的莫过于今年夏天在世界杯小组赛中塞尔维亚与瑞士队比赛中塞尔维亚前锋米特罗维奇在禁区内遭到两名防守队员夹击后“抱摔”倒地,布吕希却没有作出任何表示,且拒绝使用VAR,这对正在大力推广VAR使用的国际足联无疑是最大的打脸,于是在小组赛之后他和他的祖国德国国家队一样被FIFA遣返回国。这是国际足联首次对世界杯裁判开出的罚单。

(布吕希居然来口头警告“受害者”米特洛维奇)

当然搜索一下布吕希的关键词,他的争议判罚绝不仅仅是这一例。远的不说就说最近的,就在世界杯前夕,几个月前的欧冠半决赛罗马与利物浦次回合的比赛中,第49分钟,沙拉维直塞,哲科高速推进禁区,卡里乌斯出击将哲科放倒,但布吕希表示哲科越位在先,因此裁判并没有对卡里乌斯的犯规进行处罚。但是从慢镜头回放显示来看的话,哲科这次反击其实并不越位。这也意味着,哲科的这次进攻理应为罗马获得一次点球,卡里乌斯至少是一张黄牌。

(这哪里越位了)

争议判罚却还在继续。第63分钟,纳因格兰右路传中,哲科头球后蹭, 解围球打在希克身上弹下,沙拉维跟进射门被阿诺德封堵,但是阿诺德有手球嫌疑,布吕希同样没有表示。

(手球?布吕希没有做表示)

当然布吕希并不只是偏袒利物浦,罗马在本场比赛中也有几次争议判罚是获利一方,比如沙拉维禁区左肋射门被卡里乌斯扑出,哲科禁区右侧补射破门,但是慢镜头显示,这个进球才是真正的越位。

(真假越位大比拼?)

再比如纳英戈兰在禁区附近手球,裁判同样没有表示,感觉是一场找平衡的判罚。

而在2016-2017赛季布吕希还执法了尤文图斯与皇马的欧冠决赛巅峰对决,裁判职业生涯达到巅峰。然而在那场比赛中也没少有争议判罚。此役第一次争议出现在第34分钟,迪巴拉主罚任意球时左脚劲射被C罗用左手挡出,尽管迪巴拉拼命示意,但布吕希却并未做出任何判罚。另外在上半场博努奇与马塞洛在禁区前有激烈的身体接触,但布吕希也示意比赛继续进行。

下半场第51分钟,马塞洛在防守时有对阿尔维斯故意踩踏的嫌疑,但布吕希却依然没有任何表示。布吕希此役最具争议的判罚出现在第83分钟,拉莫斯在边线防守铲倒夸德拉多,这个动作并没有问题,尤文的夸德拉多起身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想尽快拿到皮球于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夸德拉多顺手推了拉莫斯,但拉莫斯随后捂着脚痛苦倒地,布吕希因此向夸德拉多出示了此役第二黄,尤文边锋染红离场。本来场面就不占优的尤文因少打一人更加无力与皇马相抗衡。

(前年欧冠决赛的一幕,就发生在边裁眼皮底下,布吕希却跟边裁商量都不商量)

随后我们可以看到回放中确实夸德拉多的脚与拉莫斯有碰撞,而边裁就在眼前,他当时应该看得一清二楚,而从他的视角来看,他似乎好像对拉莫斯的突然倒地也不是很了解,而布吕希上来都没有一句问边裁到底发生了什么直接给了第二张黄牌。手上脚上有多余的动作确实是比赛中严禁的,但是夸德拉多的这个动作构不构成第二张黄牌,导致刚上场的夸德拉多离场,赛后也引发了争议。

实际上布吕希的争议判罚远远不止这些,尤其是在欧冠赛场上,2015-2016赛季欧冠1/4决赛首回合巴塞罗那与马德里竞技的对决,还是布吕希10分钟内给了托雷斯两张黄牌直接罚下,而下半场布吕希却为自己此前的判罚找平衡——马竞卢卡斯踢翻了形成单刀的内马尔,布吕希仅出示了黄牌,第51分钟内马尔突入禁区内被弗兰绊倒,梅西第79分钟禁区内连续突破后被卢卡斯绊倒,布吕希既没有判点球,也没有一张牌。

(托雷斯职业生涯的红牌次数屈指可数,而这张红牌之后,布吕希在后面的比赛又老在帮马竞找补,两边不讨好)

再往前2013-2014赛季欧冠比赛皇马主场战曼联,这一次吃亏的是皇马——比赛第20分钟,香川真司在跟拉莫斯争球时,香川自己把球捅了出去,裁判布吕希却吹罚了曼联的前场角球,正是这次角球帮助维尔贝克为曼联取得进球,皇马则认为这个角球不应该存在。

而在比赛第42分钟,当时还在皇马的迪马利亚在前场断球,自己晃开两名曼联球员,一路盘球突破至禁区。他身后的琼斯则明显追赶不上,选择用身体在身后直接撞倒迪马利亚,这是一次毫无争议的点球,裁判布吕希就在一旁,但是德国人选择让比赛继续……

(迪马利亚明显被撞倒,裁判却没有任何表示)

足球场上裁判是人,是人就会犯错,我们不应该因为裁判的一两次错误判罚而否定裁判这个职业,但是像这样在裁判职业生涯,尤其是在重大比赛中经常犯错的裁判为什么欧足联却“视而不见”,甚至让他平步青云的发展?我们不想做咒骂或者向裁判进行人身攻击和“死亡威胁”的极端球迷,但在科技已经如此发达至今,我们还要让用血与泪打拼出足球梦的球员们为裁判的错误埋单吗?就算VAR会打断比赛,甚至会有更多争议,但是VAR的使用是不是会对这样明显的错判或者漏判起到一定的作用呢?

(今天凌晨的比赛布吕希的执法尺度实在是让人咋舌)

值得一提的是,布吕希还是一位法学博士,其提交的博士论文是关于通过公社发展职业体育。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作为巴伐利亚足球协会担任人才发展及裁判部的部门主管,布吕希当初是坚决反对VAR进入德甲赛场的一员。

德国人的严谨、认真、一丝不苟,不好意思,在布吕希身上我们真的没看到。

为什么执法欧冠切尔西vs巴萨的裁判鹤宁会遭到人肉?

因为他彻底惹怒了切尔西球迷。

近十年的欧冠决赛 的主裁判是谁

我记得是科里纳、光头那个裁判、

Leave a Comment